三合一

說到三合一你會想到什麼? 三個東西合成一體,我最先想到的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包小袋裡面有咖啡,糖和奶精,熱水一沖就有香噴噴的咖啡,真是露營時候最方便的熱飲。每次疫情嚴重時,奧地利山上的小屋都必須停業,所以我們爬到山上時什麼補給都沒有,只有自己帶的野餐盒和飲料。那時我帶個保溫瓶用熱水沖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欣賞山上的無敵美景,曬曬太陽。其實,幸福的感覺可以很簡單。 不論是單身或有家庭,我一直有習慣和好友去度假充電。三合一會讓我聯想到一個渡假勝地洛伊雄Loisium。從維也納開車或坐火車往西北方約一小時可以到洛伊雄,那個地區朗根洛伊斯Langenlois是奧地利最乾旱的城鎮之一。夏季炎熱,溫暖的空氣從潘諾尼亞東部流向這裡。然而,在晚上,即使在溫暖的季節,來自地勢較高的林區(Waldviertel)的涼爽空氣也會流入山谷。正是小氣候使綠維特利納Grüner Veltliner 特別具有果味、辛辣、新鮮和胡椒辛香味。 此外,坎普Kamp和多瑙河帶來了足夠高的濕度。坎普谷Kamptal的夏天很長,秋天很溫和,近年來葡萄可以在 11 月收穫。最重要的是,坎普谷葡萄園的大部分地區都在肥沃的黃土上。還可以在淺黃色柔軟的材料中挖出非常深的地窖走道。葡萄種植者在狹窄陡峭的黃土溝中驅車前往他們的葡萄園,每個地點,每個葡萄園都有其獨特的特點和品質。 這個長形的小鎮周邊地區極為多樣化。陡峭的梯田坡和寬闊平坦的田野,小山谷,綠蔭森林,綠色草地,連綿起伏的田野,多瑙河礫石和原生岩,黃土和沖積地,一切都可以在這裡找到。這種奇妙的自然多樣性使該地區的葡萄酒種類繁多,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愛好者。 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是由明星建築師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1947 年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布雷默頓)設計,與葡萄酒相得益彰的作品。紐約客談到他第一次拜訪這地區時說: “這是一個直覺思考和即時靈感的時刻”。 霍爾把這個項目分為三個區域:地下(酒窖)、地中(酒莊遊客中心)和地上(水療旅館)。在完美的共生中,這三個部分融入景觀,賦予葡萄酒現代的面貌。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的立方體與連接擁有 900 年曆史的酒窖走廊形成了理念的核心,並代表了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 在泥土中和下的整體概念。乍看之下很清楚:與葡萄酒有關的形狀、顏色和材料都是這個項目的核心。鋁也是建築物的典型特徵。 三種不同層次的地形融合中,建築師史蒂文·霍爾在奧地利最大的葡萄酒小鎮創造了一個風景如畫的體驗世界。與遊客中心的傾斜立方體一樣,奧地利合作夥伴建築師艾琳·奧特·賴尼施 Irene Ott-Reinisch 和 弗朗茲·薩姆Franz Sam 也確保了旅館項目結構上高度複雜設計的仔細施工執行。通常外地開業的設計建築師不一定知道當地的法規及施工方式。 這座三層樓的建築外部結構堅固,圍繞一個水池的內庭院呈 U 形。全玻璃底層設有接待處、酒吧、餐廳、會議室和健康中心等所有公共功能區域。上面的兩層共有 82 個房間,坐落在由不規則放置的不同厚度的混凝土柱組成的“森林”上。經典圓柱似乎從地下長出來,貫穿整個基礎設施。項目團隊將其描述為“像腳的細樹和粗樹”,柱子的不規則排列暗示了房間序列的某種不受控制的增長,各個功能區域之間的流動。由穿孔金屬板製成的外殼使房間及地板立面的顏色變得柔和,旅館外殼覆蓋著一層非常有視覺效果的裝飾層。 大部分由建築師史蒂文·霍爾自己設計的豪華基本設備和家具符合四星級豪華類別,並且已經放置在入口大廳中,讓遊客心情愉快,享受有點奢華的“精緻”款待。 葡萄酒中心的立方體結構,似乎是從地下生長出來的。建築的外殼由 680 塊鋁板組成。鋼筋混凝土牆高17米,地下室地下6米。立方體向南傾斜五度,在建築、葡萄園和酒窖之間創造了一個迷人的交匯點。在遊客中心內,所有的設計元素都圍繞著葡萄酒展開。牆壁大多用軟木覆蓋,讓人想起葡萄種植者的日常生活。欄杆也採用軟木主題。窗戶的形狀反映了酒窖裡走廊的平面圖,白色和綠色的玻璃象徵著酒瓶的材質。 有900 年曆史的酒窖中充滿著釀製葡萄酒的故事。不僅能看到幾百年前使用的橡木桶及古老的酒瓶灌裝技術,像一趟時光倒流之旅,還能感受到到地底下的涼度(維持10度左右,空氣濕度80-90%),聞到酒窖中的黑霉味。特別是在有放置木桶的舊酒窖中,在乾燥的磚石、木桶、瓶子、瓶標、軟木塞、管道和鐵架上,可以看到一層厚厚的、灰綠色到幾乎黑色的毛皮或布狀外觀的黑霉。 我在地窖底的大教堂中聆聽一首愛沙尼亞作曲家帕特(Arvo Pärt)為小提琴與鋼琴所寫的器樂作品《鏡中之鏡》。他稱這做鐘鳴作曲法(Tintinnabuli),像鐘聲般的聲音。這些音樂的特徵是簡單的和聲結構、很多沒有裝飾的單音及基本的三音和弦,令人聯想到鐘聲而且節奏簡單而不變。佩爾特曾經說過他的音樂猶如光通過三棱鏡:每人理解音樂都不同,夾雜在一起就好像彩虹般多種音樂體驗。能夠碰觸靈魂的音樂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帶著音樂給我的感動,我從涼爽的酒窖走出來,經過葡萄酒中心品酒一下,再穿過葡萄園回到旅館。回頭一看,三種不同的空間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的藝術品。這種葡萄園生活美學的三合一體驗,真是令人難忘啊!

Wagon-lit

I saw a restored wagon-lit (train carriage with sleeping accommodation) in Vienna’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From the inside, it can be regarded as a noble way of travelling, because the decoration is luxurious, the compartments are spacious, and there are bathroom facilities for private use. I began to imagine how interesting long-distance train travel … More Wagon-lit

Composer of a university- The master plan of the new WU Campus Vienna

An old city like Vienna is proud of its long history and ancient buildings. As I was once a student in the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Vienna, it was quite a challenge to find the correct places for courses because the university did not have its own campus. Instead of that it was spread around various … More Composer of a university- The master plan of the new WU Campus Vienna

Best architects 16

Best architects 16 – Sustainable architecture and experiments in a sustainable lifestyle Award-winning work of Einszueins architecture office in Vienna To many people in the West, feng shui seems to be a complicated set of rules for living in the East. But simplifying feng shui a bit, it is the way to make your living … More Best architects 16

Zaha Hadid-Bergisel Schanze

2016 年Zaha Hadid 過世時讓我難過了一陣子。翻到老照片時有想過開始一個自己的布落格。現在因很多朋友鼓勵我終於有動力來和大家分享有意思的建築和音樂。 Zaha Hadid是從1979年開始的普立茲克建築獎(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唯一在2004年獨得這獎項的女建築師。她的作品都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2015年我有機會到因斯布鲁克 (Innsbruck) 和朋友在Bergisel Ski Jump 吃早午餐。這是冬季時跳台滑雪選手比賽的地方,也是兩次冬季奧林匹克舉行的勝地,第一次在1964年,第二次在 1976年。這個流線型雕塑的建築物高50公尺長度90公尺,在2002年落成。遠看還有點像從森林中站起來的恐龍。1999年Zaha Hadid贏得國際競選後打造了一個煥然一新的跳台滑雪場地,但是當時很多當地的居民反對這個設計方式。主要的質材是鋼筋水泥及玻璃,很簡單也很經典。電梯有分選手或訪友用。咖啡廳的大片玻璃讓人可以欣賞因斯布鲁克的無敵美景,登高望遠真讓人忘記塵世的是非。上面有露台可以看360度的震撼山景,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 當然也可以體驗一下跳台滑雪選手看到的角度,只是我覺得從那裡敢飛下去的人都是超人!而且有點諷刺的是從空中看來滑道的後面是墓園。 那次在大師打造的作品裡用早午餐真是讓我回味無窮。 小筆記 貝吉瑟爾山跳台滑雪場地建造期 2001/6月-2002/9月14日 建造費用1千5百萬歐元 2002年榮獲奧地利國家建築獎 從場地入口到跳台入口區要走455階梯 As Zaha Hadid passed away in 2016, I was depressed for a while. After finding some old pictures I had an idea to start a blog. Many friends … More Zaha Hadid-Bergisel Schan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