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

說到三合一你會想到什麼? 三個東西合成一體,我最先想到的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包小袋裡面有咖啡,糖和奶精,熱水一沖就有香噴噴的咖啡,真是露營時候最方便的熱飲。每次疫情嚴重時,奧地利山上的小屋都必須停業,所以我們爬到山上時什麼補給都沒有,只有自己帶的野餐盒和飲料。那時我帶個保溫瓶用熱水沖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欣賞山上的無敵美景,曬曬太陽。其實,幸福的感覺可以很簡單。 不論是單身或有家庭,我一直有習慣和好友去度假充電。三合一會讓我聯想到一個渡假勝地洛伊雄Loisium。從維也納開車或坐火車往西北方約一小時可以到洛伊雄,那個地區朗根洛伊斯Langenlois是奧地利最乾旱的城鎮之一。夏季炎熱,溫暖的空氣從潘諾尼亞東部流向這裡。然而,在晚上,即使在溫暖的季節,來自地勢較高的林區(Waldviertel)的涼爽空氣也會流入山谷。正是小氣候使綠維特利納Grüner Veltliner 特別具有果味、辛辣、新鮮和胡椒辛香味。 此外,坎普Kamp和多瑙河帶來了足夠高的濕度。坎普谷Kamptal的夏天很長,秋天很溫和,近年來葡萄可以在 11 月收穫。最重要的是,坎普谷葡萄園的大部分地區都在肥沃的黃土上。還可以在淺黃色柔軟的材料中挖出非常深的地窖走道。葡萄種植者在狹窄陡峭的黃土溝中驅車前往他們的葡萄園,每個地點,每個葡萄園都有其獨特的特點和品質。 這個長形的小鎮周邊地區極為多樣化。陡峭的梯田坡和寬闊平坦的田野,小山谷,綠蔭森林,綠色草地,連綿起伏的田野,多瑙河礫石和原生岩,黃土和沖積地,一切都可以在這裡找到。這種奇妙的自然多樣性使該地區的葡萄酒種類繁多,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愛好者。 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是由明星建築師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1947 年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布雷默頓)設計,與葡萄酒相得益彰的作品。紐約客談到他第一次拜訪這地區時說: “這是一個直覺思考和即時靈感的時刻”。 霍爾把這個項目分為三個區域:地下(酒窖)、地中(酒莊遊客中心)和地上(水療旅館)。在完美的共生中,這三個部分融入景觀,賦予葡萄酒現代的面貌。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的立方體與連接擁有 900 年曆史的酒窖走廊形成了理念的核心,並代表了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 在泥土中和下的整體概念。乍看之下很清楚:與葡萄酒有關的形狀、顏色和材料都是這個項目的核心。鋁也是建築物的典型特徵。 三種不同層次的地形融合中,建築師史蒂文·霍爾在奧地利最大的葡萄酒小鎮創造了一個風景如畫的體驗世界。與遊客中心的傾斜立方體一樣,奧地利合作夥伴建築師艾琳·奧特·賴尼施 Irene Ott-Reinisch 和 弗朗茲·薩姆Franz Sam 也確保了旅館項目結構上高度複雜設計的仔細施工執行。通常外地開業的設計建築師不一定知道當地的法規及施工方式。 這座三層樓的建築外部結構堅固,圍繞一個水池的內庭院呈 U 形。全玻璃底層設有接待處、酒吧、餐廳、會議室和健康中心等所有公共功能區域。上面的兩層共有 82 個房間,坐落在由不規則放置的不同厚度的混凝土柱組成的“森林”上。經典圓柱似乎從地下長出來,貫穿整個基礎設施。項目團隊將其描述為“像腳的細樹和粗樹”,柱子的不規則排列暗示了房間序列的某種不受控制的增長,各個功能區域之間的流動。由穿孔金屬板製成的外殼使房間及地板立面的顏色變得柔和,旅館外殼覆蓋著一層非常有視覺效果的裝飾層。 大部分由建築師史蒂文·霍爾自己設計的豪華基本設備和家具符合四星級豪華類別,並且已經放置在入口大廳中,讓遊客心情愉快,享受有點奢華的“精緻”款待。 葡萄酒中心的立方體結構,似乎是從地下生長出來的。建築的外殼由 680 塊鋁板組成。鋼筋混凝土牆高17米,地下室地下6米。立方體向南傾斜五度,在建築、葡萄園和酒窖之間創造了一個迷人的交匯點。在遊客中心內,所有的設計元素都圍繞著葡萄酒展開。牆壁大多用軟木覆蓋,讓人想起葡萄種植者的日常生活。欄杆也採用軟木主題。窗戶的形狀反映了酒窖裡走廊的平面圖,白色和綠色的玻璃象徵著酒瓶的材質。 有900 年曆史的酒窖中充滿著釀製葡萄酒的故事。不僅能看到幾百年前使用的橡木桶及古老的酒瓶灌裝技術,像一趟時光倒流之旅,還能感受到到地底下的涼度(維持10度左右,空氣濕度80-90%),聞到酒窖中的黑霉味。特別是在有放置木桶的舊酒窖中,在乾燥的磚石、木桶、瓶子、瓶標、軟木塞、管道和鐵架上,可以看到一層厚厚的、灰綠色到幾乎黑色的毛皮或布狀外觀的黑霉。 我在地窖底的大教堂中聆聽一首愛沙尼亞作曲家帕特(Arvo Pärt)為小提琴與鋼琴所寫的器樂作品《鏡中之鏡》。他稱這做鐘鳴作曲法(Tintinnabuli),像鐘聲般的聲音。這些音樂的特徵是簡單的和聲結構、很多沒有裝飾的單音及基本的三音和弦,令人聯想到鐘聲而且節奏簡單而不變。佩爾特曾經說過他的音樂猶如光通過三棱鏡:每人理解音樂都不同,夾雜在一起就好像彩虹般多種音樂體驗。能夠碰觸靈魂的音樂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帶著音樂給我的感動,我從涼爽的酒窖走出來,經過葡萄酒中心品酒一下,再穿過葡萄園回到旅館。回頭一看,三種不同的空間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的藝術品。這種葡萄園生活美學的三合一體驗,真是令人難忘啊!

一曲走天下   

一月十日是奧地利音樂家安通·卡拉斯(Anton Karas)的忌日。雖然卡拉斯的音樂不是像莫札特或貝多芬的古典音樂那樣有名 ,但是在現代電影史上卻有偶像級的地位。 先述說一下The Third Man (Der dritte Mann) ,中文翻成 《黑獄亡魂》,是一部1949年上映的英國黑色電影,由卡洛·李執導。這部片於1950年度的奧斯卡金像獎中提名最佳導演、最佳攝影(黒白電影)、最佳剪輯三項,並獲得最佳攝影(黒白電影)獎。 此外也曾在英國電影學院所評選的「百大英國影片」中名列第一。 故事舞台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被美英法俄四國分割統治下的奧地利首都維也納。 一位無名的西部小說家霍里·馬丁斯Holly Martins(約瑟夫·考登Joseph Cotten飾),由於受友人哈利·萊姆 Harry Lime(奧森·威爾斯 Orson Welles 飾)的工作委託邀約,意氣風發地來到維也納。但來到萊姆家造訪的馬丁斯,卻被門房告知萊姆已經在前一天因車禍而死。 出席萊姆葬禮的馬丁斯,在那裡與英軍的凱勒威少校Major Calloway(屈佛·霍華 Travor Howard 飾)結識。少校告知馬丁斯,他的朋友萊姆實際上是個在從事黑市交易,盜賣假藥的惡徒。對此事無法置信的馬丁斯,基於對萊姆的友情,決定查明事實的真相。 1996 年時我的私人德文老師送我的聖誕禮物,就是The Third Man 的錄影帶。 說真的,影片內容對16歲的我來說太黑暗了,可是影片中的主題曲Harry Lime Theme,我卻印象深刻 。 現在只要哼一下這個曲調,很多人都知道是這部影片的主題曲。然而,這首主題曲就是安通·卡拉斯一曲走天下的證明。 1948年的時候,原本默默無名在小酒館演奏齊特琴的卡拉斯被導演卡洛·李發掘去演奏電影的配樂及主題曲。高價的合約讓他毫不猶豫地去倫敦完成了任務。電影上映後不僅一炮而紅,還展開了他的國際事業。當時紅到全世界,甚至有人說是那部是齊特琴電影。 齊特琴(德語:Zither)是一種弦樂器。結構演化自中世紀撥弦樂瑟(psaltery),流行於奧地利的蒂羅爾(Tirol)。琴由一個形狀扁平的木質共鳴箱,再加上4或5根的旋律弦和37根的伴奏弦所組成;旋律弦靠向彈奏者,用左手手指上的撥子彈奏。伴奏弦則可用任何一隻手的手指彈奏。齊特琴常在輕歌劇中表現情節的鄉土氣息。在很多奧地利民謠中都可以聽到齊特琴,而且演奏者穿傳統服飾的話更有感覺。 在普拉特中的摩天輪是影片中一個重要的場景,所以吸引了很多影迷來朝拜。這個1897年建造的摩天輪還在使用中,因為安全考量必須減少包廂的數量。在太陽快下山時上去摩天輪,不僅能欣賞日落,還能看到萬家燈火的美景。 包廂升到最高點時,我用耳機聽電影的主題曲,欣賞著充滿歷史的維也納及快消失的夕陽,幸福感爆棚!

KODO DRUMMERS

The first time I ever heard a performance by Kodo was in February 2012, in Vienna. I hesitated at first because the ticket was very expensive, but the whole group came all the way to Vienna already — how could I miss this unique chance? So I managed to convince myself and got the ticket! … More KODO DRUMMERS

Labèque Sisters- Le carnaval des animaux 拉貝克姊妹-動物狂歡節

Labèque Sisters – Le carnaval des animaux On 26 October 2017 I once again got the chance to go to the Konzerthaus in Vienna for a Labeque sisters concert. I’ve been following their concerts since back when I was a student. I was very impressed by wild Katia at that time because her technique was … More Labèque Sisters- Le carnaval des animaux 拉貝克姊妹-動物狂歡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