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小徑

地表上最適合居住的城市在哪? 那個城市美好到連樂聖貝多芬從德國搬過來後就離不開了! 沒錯, 就是維也納! 貝多芬最有名的習慣就是每天會去散步幾個小時。這次和大家分享一個簡單卻超值體驗的步道- 貝多芬小徑Beethovengang! 一起走樂聖曾經常常散步的路線,還有從葡萄園眺望維也納市區的當地人超愛小酒館Heuriger Sirbu,不要錯過品嘗幾杯葡萄酒啊! 先坐電車D路到終站Nussdorf,這裡就是起點。路標都很清楚,只要往貝多芬小徑Beethovengang的指標走,沿著城市一號步道Stadtwanderweg 1 就會到貝多芬安眠紀念碑,不過貝多芬並不葬在這處,而是在中央公墓。穿過貝多芬公園右轉沿著路標Kahlenberger Straße 走上去就會慢慢發現無敵美景啊! 總共大約3公里的路程,慢慢走大約一小時就會到達小酒館Sirbu。對面也看的到另外一個酒莊Mayer am Nussberg戶外品酒區,很多人喜愛座在那些紅色沙灘椅子享受在葡萄園的時光。 Sirbu是第一個在維也納拿到由國家葡萄栽培協會發布營業執照的小酒館,可以自己釀酒及販售。不過這個傳統要追朔到1784年時皇帝約瑟夫二世下令,維也納的種葡萄者有特權能夠販賣自己釀的葡萄酒。 下酒菜要到自助餐區自己點而且要付現金,推薦一道當地人很愛的料理- Kümmelbraten mit Semmelknödel und Sauerkraut, 落落長的名字,也就是三層豬肉片加上麵包球及酸菜。會點這道菜的話你就是當地人囉! (走路有風喔!) 坐在葡萄藤下眺望美景,喝著新釀的葡萄酒配著下酒菜,然後和家人朋友閒話家常,這種幸福是無價的啊 ! 有機會來維也納的話,來走走貝多芬鍾愛的散步路線,應該也會給你一些感動喔! 

被遺忘的歷史

天氣好我總喜歡出門爬山,走走看看。維也納郊區的Leopoldsberg 利奧波德斯山是我鍾愛的路徑,因為一路上有葡萄園,而且爬越高能看到的景色越美。最高點可以眺望多瑙河,還有遠方的風力發電機。像往常一樣我經過熟悉的小酒館Heurige往山上爬,穿過樹林的路上發現鮮豔的紫色花朵。美到讓人心花怒放啊! 一路上看到不同葡萄種類的標示,告示大家這些葡萄園都是Stift Klosterneuburg 克洛斯特新堡修道院的屬地。在歷史上基督徒很愛貢獻家產給教堂,有的捐錢或捐地,幾百年下來很多教堂幾乎富可敵國啦! 請不要小看這個修道院,他們不但可以自己釀酒販賣酒,多瑙河岸邊的地幾乎都是修道院的財產。 爬到山頂看到一個紀念碑,多年來我走過幾百次卻沒停過好好看一眼。今天紀念碑上和地上竟然有鮮花! 仔細一看真是汗顏,原來是獻給 1683 年解放維也納的烏克蘭哥薩克人的紀念碑! (Gewidmet den ukrainischen Kosaken den Mitbefreiern Wiens 1683)! 哥薩克人 Kosaken 是一群生活在東歐大草原(烏克蘭及俄羅斯南部)的游牧民系,在歷史上以驍勇善戰和精湛的騎術著稱,為支撐俄羅斯帝國於17世紀往東擴張的主要力量。從16世紀開始,斯拉夫哥薩克人建立了自己的定居點和社區,成為農民,他們不得不為抵禦亞洲游牧民族的頻繁襲擊而戰鬥。在17世紀,哥薩克酋長國在烏克蘭成立,該國與波蘭的統治對抗,後來成為俄羅斯沙皇帝國的一部分。直到18世紀,俄國和烏克蘭的哥薩克人都部分獨立於沙皇帝國,然後逐漸作為自由騎兵部隊併入俄羅斯軍隊。 1683年土耳其人第二次進攻維也納城。當時由波蘭國王約翰三世之一帶領的救兵,包含烏克蘭哥薩克人的部隊將土耳其人攻退。奧烏協會執行主席鮑里斯·賈明斯基(Borys Jaminskyj)是第一個人意識到,若沒有烏克蘭就無法維持歐洲。烏克蘭哥薩克人因勇敢而受到稱讚。例如,法國朝臣弗朗索瓦·達萊拉克(François d’Aleyrac)在日記中寫道: 我經常聽到國王稱讚這些哥薩克軍隊,當他離開戰場時,命令王后立即派出新招募的分隊追隨他[……]總之,人們不得不相信維也納的拯救完全取決於哥薩克人! (D’Aleyrac,引自:Sawtschak 2003:16f)。 1684 年 2 月 2 日,在梵蒂岡的教皇禮拜堂舉行了莊嚴的儀式,以感謝“哥薩克人戰勝土耳其人和韃靼人”。因此,烏克蘭人可以為他們參與歐洲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而感到自豪。 哥薩克Kosarken紀念碑的豎立旨在強調烏克蘭人在“從伊斯蘭教中拯救歐洲”中的“非凡勇氣”、“偉大的勇敢”和功績。 1683 年的另一位“烏克蘭英雄”,據說是維也納第一位咖啡師,格奧爾格·弗朗茨·科爾奇茨基(Georg Franz Kolschitzky) 。傳說中Koltschitzky 在維也納開設了第一家咖啡館,可惜這不是真的。這個傳說最早是由皮亞爾作家戈特弗里德·烏利希神父在其 1783 年出版的《土耳其第二次圍攻維也納的歷史》一書中傳播的;據說 Koltschitzky 在當時的 Schlossergassel 開了這家最古老的咖啡館(在後來的房子“Zur blaue Flaschen”,大約 1 樓-im-Eisen-Platz 4)。 2022年2月24日清晨烏克蘭被俄國攻擊。每一篇報導都讓人心碎,戰爭之下受苦的只有無辜的普通老百姓。電視報導很多住在維也納的烏克蘭男人竟然坐公車回去烏克蘭的前線為國家作戰。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出歷史上的計載,非凡勇氣及偉大的勇敢真的是烏克蘭人的天性。可惜發起戰爭的人不會從歷史中學取教訓。 希望戰爭快結束! Peace! https://www.oeaw.ac.at/More 被遺忘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