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跑偷窺的快感

Sneak preview 是在活動正式開放前,讓少數邀請的人先嚐鮮的特殊體驗。例如電影上映前有活動贊助商及媒體先欣賞影片,贊助商就會有比別人早偷窺影片的快感,媒體也可以大作文章替影片宣傳。 創始於英國倫敦的國際性建築活動「Open House」打造以建築探索城市的體驗行動,1992年舉辦至今,全球已有50個城市串聯響應。在維也納每一年九月的第二個周末都是打開維也納的活動Open House Wien。這個城市美學運動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一同解鎖城市中的秘密。透過空間導覽或互動體驗,對城市規畫、建築或設計有更深層的認識和啟發,進而開啟空間擁有者、公共部門、專家學者和當地居民或群眾對話交流的可能。 志工團就像蒲公英,將公益性質的活動傳達出去。身為志工的我因自己負責講解沒辦法在活動的那個周末去參觀建築物,所以Open House Wien會不定期的提供志工sneak preview的機會,這是屬於只有志工才有的特別待遇( 也算是一種動力和補償啦)。 2022年的活動中有開放50棟建築物讓大家解鎖。其中一個秘密亮點是大整修將近四年的維也納美術學院 (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2021年終於完工重新開放 (用力灑花) 。這個藝術學院歷史悠久,起源於17世紀皇帝宮廷畫家開設的私人學院。19世紀時在席勒廣場(Schillerplatz) 由建築師漢森(Hansen)建造了今天的美術學院。 負責整修項目的建築師帶領我們志工團先偷窺解剖室( Anatomiesaal) !!! 是的,有點毛骨悚然的地方啊! 然而當時學習繪畫要了解人體構造是不能隨便去找個人體來切割研究的 (現在也還是這樣) 。1632年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完成的油畫,尼古拉斯·杜爾博士的解剖學課,最能表達當時人們對人體構造好奇的程度。解剖桌最上方的木板能夠旋轉,露出大理石的下層桌面,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桌子中暗藏的排水孔到底是通到哪裡? 加冷筍啊! 既然在這個義大利風格的講堂中就和大家分享個有趣的幕後花絮吧! 整修工程時有大量的工人在工地施工,他們把解剖室取了一個別名叫披薩店,因為中午時他們都來這裡午休坐著吃午餐 (這些人真的是沒有忌諱) 。 再來偷窺一下裸體畫室(Aktsaal)! 在維也納所有和繪畫沾上邊的科目,甚至念建築都必修裸體繪畫課程。因此這個畫室中的暖氣必需很強,脫光光的模特兒才不會感冒。聽學院的員工說他們以前還把一隻西班牙馬術學校的利皮讚馬(Lipizzaner)帶進來畫室讓學生素描,太顛覆了我的想像。 當然所有建築的專業知識也不會漏掉,例如維也納法規規定公共建築物必須是無障礙空間,所以設計團隊花了很多心血改建,讓後門有新建的斜坡連接其他電梯等等。清潔整修好的畫廊大廳(Gemäldegalerie)金碧輝煌讓人讚嘆不已,已經有不少網紅來打卡了。 全世界都有打開城市Open House 的活動,最先起源的倫敦市2022年9月8日開始到21日,很多粉絲已經在摩拳擦掌了。更多城市可以參考官方網站: Open House Worldwide: https://www.openhouseworldwide.org/calendar 打開維也納Open House Wien 在2022年9月10-11日閃亮登場,很多密室可能這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看到喔! Open House Wien: https://openhouse-wien.at/plan 秘密口袋名單+最新消息請見粉絲專頁Archmusictour https://www.facebook.com/archmusicvienna Copyright©GAM Grace’s Arch … More 先跑偷窺的快感

消失的職業

曾經聽過老一輩的人訴說童年的生活嗎? 隨著時代變遷,新的科技研發,還有生活型態的改變,很多職業就慢慢地消失了。在拍攝電影時,若故事是發生在兩百年前的歐洲城市,街景就必須做很多功課,考察兩百年前都市人的生活型態,服飾及交通工具,不然很容易牛頭不對馬嘴啊! 一直到19世紀中的歐洲街道還是使用煤氣燈或蠟燭燈,所以當時有點燈人這個職業。點燈人從傍晚開始拿著長梯或長桿子沿著街道工作,有時還要更換燈芯。然而電力普及時發明的電燈取代了這個曾經很重要的職業。同樣的,很多職業默默地消失了。洗衣機取代了洗衣女Wäschermädel的職業(其實現代女性很感恩有洗衣機的發明),工業化使用機器的製造方式取代了很多手工業。從成衣,玩具到家具真是無奇不有。突然純手工變成了稀有的代名詞! 在維也納22區郊區有位熱愛製作手工皂的師傅魏斯先生 (Weiss) ,他的家族在1928年創業,專用椰子油手工製造香皂。在他突然過世後,這個手工業因為沒有家族的年輕人願意接手,眼看家族事業就要永遠消失了。幸好有位同樣充滿熱情的女士巴爾道夫小姐(Baldrauf) 感動了魏斯家族,讓她傳承了魏斯家族手工香皂的祕方,將這職業在維也納繼續發揚光大。不同於很多(手)工業,將工坊設立在郊區的工業地帶,這位勇敢的女士在3區創業了維也納香皂(Wiener Seife)。工坊及店面都位於住宅樓下,周圍還有不同的生活機能,非常多樣化的地區。 我們將畫面轉到有些美國城市的都市規劃: 純粹住宅區,附近完全沒有超市或其他商店,也沒有任何小型工坊或辦公室。住戶必須要開車30分鐘到所謂的大型商業區購物,超大的購物中心加上一望無際的停車場。營業時間結束後商業區就變成了鬼城。好不容易把一整個星期的大採購完成開車回到家,開始煮飯時才發現竟然發現購物單上漏了小東西(深呼吸,不要為小事抓狂啊) 。 第二個畫面: 朋友想脫離朝九晚五的工作,存了筆錢要創業,因為熱愛印製衣服及自己手工製作服飾,想找個小工作室開始經營自己多年的夢想。偏偏房地市場上出租的黃金店面或辦公室都是給中小企業,對一人公司的規模來說空間太大,太貴也不環保。如果工坊不在路人經常流動的地方,那幾乎沒有人看得到店面,不利於銷售(要找到又好又便宜的店面會讓人抓狂啊)。 請鎮定一下! 針對在城市慢慢流失的小型手工業或一人營業公司,維也納的都市計畫做了調整,增加了很多不限制於純粹住宅的空間設計(Quartierhaus) 。在集合住宅的樓下提供一個開放式的、堅固的結構,而且這個空間必須有義務性的提供便宜租金給使用者。空間使用上超越於純住宅,目的是促成空間的多樣化和多變的用途。例如集合住宅MIO是非常受歡迎的複合式住宅。 一樓以上是住宅及中小企業的辦公室及公用會議室,多樣的空間大小適合不同型態的需求。驚喜亮點是五樓的公共空中花園及兒童遊樂區。一樓的店面幾乎都是12平方公尺左右,符合小型手工業及創業者的需求。小店有共用的茶水間和洗手間。所以剛推出方案時所有的店面都被搶租出了。現在有獨立書店,兒童用品店,手工家具工坊,小餐廳,咖啡店,小蔬果攤,甚至小畫廊。多麼活躍的生活空間啊! 和只有純粹住宅的集合住宅區比起,是否複合式的設計更符合人的生活基本需求? 魏斯家族之前做手工皂的工坊已經被拆除,新蓋成了純住宅的集合住家,慶幸的是家族手工藝沒有失傳。然而城市是多元化的空間,會因為人的生活方式不斷的改變。消失的職業或空間也是代表科技及生活型態的變化。食衣住行永遠是連結在一起的基本需求,工作及教育也是基本需求,未來的都市(住宅)規劃是否也要加入多元性功能及人性的考量,讓不同的機能有融入的空間? 看來我們要多珍惜住家附近的小商店,不要讓他們默默地消失了。 Wien Geschichte Wiki: https://www.geschichtewiki.wien.gv.at/W%C3%A4scherm%C3%A4del Seifensiederei Weiss: https://www.hirschstetten.info/beitrag.php?hid=2177

狐狸先生的承諾

還記得暢銷小說手札情緣 (The Notebook) 拍成電影造成大轟動嗎? 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年輕時因出身背景懸殊被拆散,多年後男主角把他們倆個都喜愛的破舊大屋買下,花了很多時間修好,並且被記者拍下照片給報紙報導。當女主角和母親認可的對象交往,正在試穿婚紗的時候,她卻在報紙上看到男主角的相片而昏倒。命運似的重逢,女主角很驚訝地說男主角真的做到了,修好這棟老房屋。 男主角回覆她: 這是我對妳的承諾! 我不知道多少觀眾當下感動到要猛擦眼淚,但是有帶面紙的人一定會加分 (呵呵) 。反正好事多磨,最後一片真心換到兩人一生的承諾。 廢棄的別墅 坐在維也納市的四號地鐵裡,沿路上看到的地鐵站都是奧地利建築師奧托瓦格納( Otto Wagner) 留下的設計。奧托瓦格納以他那個時代的精神塑造了19世紀末維也納市的面貌。不僅透過仍然是當今城市景觀特徵的建築,而且最重要的是經由建築理論和現代城市規劃的思想。 令人好奇的是,這位有名建築師自己的住所會是怎樣呢? 1886-1888年時奧托·瓦格納在當時的維也納郊區許特爾多夫(Hütteldorf)為自己和家人建造了一座宏偉的避暑別墅。他最喜歡的義大利建築師帕拉迪奧(Andrea Paladio) 是這座住宅的靈感來源,因此這棟別墅完全按照歷史主義風格設計。最特別的是他好友阿道夫·伯姆 (Adolf Böhm) 幫瓦格納設計的宏偉的蒂芙尼大型彩色玻璃窗,成為維也納現存最美麗的年輕風格(Jugendstil)大廳。 瓦格納和家人住在那一陣子,在1912年把別墅出售給一位劇院導演。可悲的是1930年代時新主人必須逃離納粹而移居國外,別墅就被徵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奧托瓦格納別墅被改建為納粹在奧地利的辦公總部。希特勒青年團的休閒活動就是從這裡組織的。二戰結束後,瓦格納別墅成為政治炒作對象,成了廢棄的別墅 (好悲情的下場)。 夢幻般的生活 我們從悲情別墅跳到維也納的60年代。藝術家恩斯特·富克斯 (Ernst Fuchs, 德文也是狐狸的意思)和他的第三任妻子成為當時的時尚偶像,金色勞斯萊斯的座車成為他的商標。不論去哪裡高調的夫妻倆都是眾人的焦點,攝影機及閃光燈停不了! 在藝術界活耀的富克斯是維也納夢幻現實主義畫派( Wiener Schule des Phantastischen Realismus)的成員之一。夢幻般的現實主義描述了從薩爾瓦多·達利 (Salvador Dali)的超現實主義發展而來的一種繪畫風格 (狐狸先生和達利是好友)。這種風格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特別是在奧地利和德國,風格的代表人物幾乎都仍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恐怖而受到心理創傷。常用的主題包括神話主題、宇宙夢境、舊約寓言和世界末日的景象。這也是為何現代的夢幻式偶像劇受歡迎啊,追劇時候彌補真實人生中沒有的那塊遺憾! 1972 年,富克斯收購了一塊受到拆除威脅的廢棄年輕風格寶石,就是維也納許特爾多夫的第一棟奧托·瓦格納別墅。其實這個故事背後是有洋蔥。 重生 恩斯特·富克斯(狐狸先生)1930年出生於維也納,是家中的獨生子。1938年父親因政治原因必須移居上海。母子兩人留在維也納相依為命,是彼此唯一的心靈寄託和依靠。由於種族主義原因不允許他上高中,他接受私人課程,特別是雕塑和繪畫。 戰爭結束後,15歲的他就讀於維也納美術學院繪畫。 富克斯在 1930 年代後期發現了一座廢棄的別墅。那時他還是個家境貧寒的孩子。他承諾母親,等他長大,就會送這棟房子給她。三十多年來,他一直關注著奧托瓦格納別墅。終於在1972 年,他用自己的資金買下了這座大師留下的建築物。在這樣做的過程中,他不僅挽救了奧托瓦格納別墅的拆除命運,而且還按照最好的結構和藝術計劃進行了翻新工程。他也在別墅中加入自己設計的家具,壁紙,門把手等等細節。 三十多年的堅持,狐狸先生實現了小時候對母親做的承諾! 別墅整修好後,母子住在同一屋簷下,一直到母親過世。他除了在裡面的工作室創造了很多維也納夢幻現實主義學院的作品,之後更實現了他畢生的夢想,將住處成立為富克斯博物館,向世界各地的遊客敞開大門。原來,深愛一個人不但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還可以讓自己變得如此強大啊! 每個建築物中都有某個人的人生, 每個空間裡都有某個人的故事。 如瑩帶路,建築走讀 小筆記: Ernst Fuchs-Museum … More 狐狸先生的承諾

三合一

說到三合一你會想到什麼? 三個東西合成一體,我最先想到的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包小袋裡面有咖啡,糖和奶精,熱水一沖就有香噴噴的咖啡,真是露營時候最方便的熱飲。每次疫情嚴重時,奧地利山上的小屋都必須停業,所以我們爬到山上時什麼補給都沒有,只有自己帶的野餐盒和飲料。那時我帶個保溫瓶用熱水沖杯三合一即溶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欣賞山上的無敵美景,曬曬太陽。其實,幸福的感覺可以很簡單。 不論是單身或有家庭,我一直有習慣和好友去度假充電。三合一會讓我聯想到一個渡假勝地洛伊雄Loisium。從維也納開車或坐火車往西北方約一小時可以到洛伊雄,那個地區朗根洛伊斯Langenlois是奧地利最乾旱的城鎮之一。夏季炎熱,溫暖的空氣從潘諾尼亞東部流向這裡。然而,在晚上,即使在溫暖的季節,來自地勢較高的林區(Waldviertel)的涼爽空氣也會流入山谷。正是小氣候使綠維特利納Grüner Veltliner 特別具有果味、辛辣、新鮮和胡椒辛香味。 此外,坎普Kamp和多瑙河帶來了足夠高的濕度。坎普谷Kamptal的夏天很長,秋天很溫和,近年來葡萄可以在 11 月收穫。最重要的是,坎普谷葡萄園的大部分地區都在肥沃的黃土上。還可以在淺黃色柔軟的材料中挖出非常深的地窖走道。葡萄種植者在狹窄陡峭的黃土溝中驅車前往他們的葡萄園,每個地點,每個葡萄園都有其獨特的特點和品質。 這個長形的小鎮周邊地區極為多樣化。陡峭的梯田坡和寬闊平坦的田野,小山谷,綠蔭森林,綠色草地,連綿起伏的田野,多瑙河礫石和原生岩,黃土和沖積地,一切都可以在這裡找到。這種奇妙的自然多樣性使該地區的葡萄酒種類繁多,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葡萄酒愛好者。 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是由明星建築師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1947 年出生於美國華盛頓州布雷默頓)設計,與葡萄酒相得益彰的作品。紐約客談到他第一次拜訪這地區時說: “這是一個直覺思考和即時靈感的時刻”。 霍爾把這個項目分為三個區域:地下(酒窖)、地中(酒莊遊客中心)和地上(水療旅館)。在完美的共生中,這三個部分融入景觀,賦予葡萄酒現代的面貌。LOISIUM 葡萄酒體驗世界的立方體與連接擁有 900 年曆史的酒窖走廊形成了理念的核心,並代表了史蒂文·霍爾Steven Holl 在泥土中和下的整體概念。乍看之下很清楚:與葡萄酒有關的形狀、顏色和材料都是這個項目的核心。鋁也是建築物的典型特徵。 三種不同層次的地形融合中,建築師史蒂文·霍爾在奧地利最大的葡萄酒小鎮創造了一個風景如畫的體驗世界。與遊客中心的傾斜立方體一樣,奧地利合作夥伴建築師艾琳·奧特·賴尼施 Irene Ott-Reinisch 和 弗朗茲·薩姆Franz Sam 也確保了旅館項目結構上高度複雜設計的仔細施工執行。通常外地開業的設計建築師不一定知道當地的法規及施工方式。 這座三層樓的建築外部結構堅固,圍繞一個水池的內庭院呈 U 形。全玻璃底層設有接待處、酒吧、餐廳、會議室和健康中心等所有公共功能區域。上面的兩層共有 82 個房間,坐落在由不規則放置的不同厚度的混凝土柱組成的“森林”上。經典圓柱似乎從地下長出來,貫穿整個基礎設施。項目團隊將其描述為“像腳的細樹和粗樹”,柱子的不規則排列暗示了房間序列的某種不受控制的增長,各個功能區域之間的流動。由穿孔金屬板製成的外殼使房間及地板立面的顏色變得柔和,旅館外殼覆蓋著一層非常有視覺效果的裝飾層。 大部分由建築師史蒂文·霍爾自己設計的豪華基本設備和家具符合四星級豪華類別,並且已經放置在入口大廳中,讓遊客心情愉快,享受有點奢華的“精緻”款待。 葡萄酒中心的立方體結構,似乎是從地下生長出來的。建築的外殼由 680 塊鋁板組成。鋼筋混凝土牆高17米,地下室地下6米。立方體向南傾斜五度,在建築、葡萄園和酒窖之間創造了一個迷人的交匯點。在遊客中心內,所有的設計元素都圍繞著葡萄酒展開。牆壁大多用軟木覆蓋,讓人想起葡萄種植者的日常生活。欄杆也採用軟木主題。窗戶的形狀反映了酒窖裡走廊的平面圖,白色和綠色的玻璃象徵著酒瓶的材質。 有900 年曆史的酒窖中充滿著釀製葡萄酒的故事。不僅能看到幾百年前使用的橡木桶及古老的酒瓶灌裝技術,像一趟時光倒流之旅,還能感受到到地底下的涼度(維持10度左右,空氣濕度80-90%),聞到酒窖中的黑霉味。特別是在有放置木桶的舊酒窖中,在乾燥的磚石、木桶、瓶子、瓶標、軟木塞、管道和鐵架上,可以看到一層厚厚的、灰綠色到幾乎黑色的毛皮或布狀外觀的黑霉。 我在地窖底的大教堂中聆聽一首愛沙尼亞作曲家帕特(Arvo Pärt)為小提琴與鋼琴所寫的器樂作品《鏡中之鏡》。他稱這做鐘鳴作曲法(Tintinnabuli),像鐘聲般的聲音。這些音樂的特徵是簡單的和聲結構、很多沒有裝飾的單音及基本的三音和弦,令人聯想到鐘聲而且節奏簡單而不變。佩爾特曾經說過他的音樂猶如光通過三棱鏡:每人理解音樂都不同,夾雜在一起就好像彩虹般多種音樂體驗。能夠碰觸靈魂的音樂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帶著音樂給我的感動,我從涼爽的酒窖走出來,經過葡萄酒中心品酒一下,再穿過葡萄園回到旅館。回頭一看,三種不同的空間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的藝術品。這種葡萄園生活美學的三合一體驗,真是令人難忘啊!

Wagon-lit

I saw a restored wagon-lit (train carriage with sleeping accommodation) in Vienna’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From the inside, it can be regarded as a noble way of travelling, because the decoration is luxurious, the compartments are spacious, and there are bathroom facilities for private use. I began to imagine how interesting long-distance train travel … More Wagon-lit

From tattoos to graffiti

In the summer of 2019,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travel to Bolzano in northern Italy. After queuing there for an hour, I could finally enter a special museum and see the Iceman (Ötzi) found in the Alps ice. Through the research of archaeologists, I slowly understood the story of the Iceman. Who was he … More From tattoos to graffiti